今年上海高考作文聚焦“中國味”,考生“兩耳不問窗外事”很可能束手無策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4月08日12:02:02 云南教育网 194

2019上海高考作文題昨日揭曉,這是一道關於“中國味”的材料題。復旦中文系教授嚴鋒的微博又一次火了:“上海高考語文作文題幾乎一字不差地復制了我父親辛豐年《耐人尋味的中國味》,那麼這就是最完美的標准答案了。”

嚴鋒教授的父親是知名音樂評論家辛豐年先生。20世紀80年代以來,辛豐年先生為《讀書》、《音樂愛好者》、《萬象》等雜志撰寫音樂隨筆,著有《樂迷閑話》、《處處有音樂》等十余種作品。

其中,《讀書》雜志1990年第2期發表了辛豐年先生的文章:《耐人尋味的中國味》。在這篇文章中,辛豐年先生講述了他對中國音樂重新發現的過程,“如果不是傾聽西方音樂,接觸了不同風格的異域音調,可能自己也就不會對音樂的中國味發生興趣,從此有意識地‘尋味’”——而這極可能是2019上海高考作文題的材料來源。

語文科目一結束,晨報記者第一時間聯系到了嚴鋒。嚴鋒表示,自己看到作文題的第一反應就是“眼熟”。翻出父親的作品一比較,印証了他的猜想。

在嚴鋒看來,這個題目“有點難”,要求考生對文化知識的掌握要多面,還要有綜合比較的思維能力。

“我父親是一位西方古典音樂的愛好者,但是他在更多了解西方音樂之后,對中國風格有了更深的認識和喜愛。”嚴鋒表示,在他看來,父親這篇原作蘊含的意思,“就是我們要跳出來、走出去,才能對人和事物有新鮮感,才能有更全面深切的認識。這個道理是很富有展開性的,可以延伸到很多領域,特別是中外文化的交流和比較。當然這也需要考生具有一定的知識文化儲備和發散性的思維能力,還是有一定難度的。”

嚴鋒發出上述微博后,不少網友也提出了各種寫作的角度。不過,嚴鋒並不贊成寫作時以“音樂”就事論事。“隻寫音樂沒有問題,問題是隻寫音樂太難了,所以最好是先從音樂入手,破題、承題和起講都結合音樂,引申到他物,這樣最易得高分。”

嚴鋒表示,對這道作文題的主旨,他的理解是“隻有走向世界,進一步開放,才能真正發現本民族的特色和力量所在,實現民族的復興。”

有意思的是,去年嚴鋒曾向廣大考生提出了背誦《少年中國說》的建議,還曾探討過“幸存者偏差”,而這些內容在當年的全國高考題中都有所涉及,因此不少網友笑稱,“高考命題老師大概都是嚴教授的微博粉絲!”

(責編:鄔迪、軒召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