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立健全教材管理制度 提升教材建设科学化规范化水平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1月07日14:00:33 云南教育网 71

为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强和改进新形势下大中小学教材建设的意见,加强党对教材工作的全面领导,建立健全教材管理制度,提升教材管理科学化规范化水平,近日,教育部印发了《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职业院校教材管理办法》《普通高等学校教材管理办法》《学校选用境外教材管理办法》(以下简称教材管理办法)。教育部教材局负责人就有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

1.问:教材管理办法出台的背景是什么?

答:教材体现国家意志,是解决为谁培养人、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这一根本问题的载体。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提出了一系列关于加强和改进大中小学教材建设的要求,强调要始终坚持正确的政治方向和价值导向,健全教材建设相关规章制度,依法依规推进教材建设。

近年来,我国教材管理明显加强,但仍面临不少亟待解决的问题和挑战。除中小学教材之外,其他教材尚缺乏专门管理办法,管理职责任务还不清晰,编审用标准和程序还不明确,激励保障和监督机制还不完善。中小学教材管理还不够“细”,有要求但比较笼统;职业院校教材管理比较“松”,职业特色不明显;高校教材管理比较“弱”,学校主体责任尚未压实;境外教材选用管理“缺位”,管理责任和要求不明确。

落实中央要求,解决存在的问题,迫切需要从国家层面健全管理制度。根据国家教材委统一部署,教育部牵头制定了四个教材管理办法,进一步明确职责、健全机制、强化措施、堵塞漏洞,加强激励和保障,推进大中小学教材规范管理。

2.问:教材管理办法是怎样研制的?

答:教材管理办法从启动研制到审议印发,历时两年多,主要经历了以下过程:

一是组建四个专门的起草组。组织起草组成员深入学习研究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材建设的重要论述,作为起草办法的基本遵循。

二是深入开展调研论证。2017年5月开始,深入各地各学校,开展现状调研,同时组织开展国际比较研究,研究确定办法起草思路和文本框架,多次召集研讨会,边研究边起草边修改,形成初稿。

三是广泛征求意见。召开系列座谈会,听取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编审人员、专家学者和一线校长、教师等意见,反复修改完善后,送中央和国务院有关部委、省级教育部门和学校征求意见。

四是精心打磨文件。按照全国教育大会精神,对四个办法进行反复修改完善,形成文件。

3.问:四个教材管理办法研制的主要思路是什么?

答:四个教材管理办法全面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教材建设的重要论述,坚持问题导向,立足严格管理、以管促建,进一步健全制度机制,推进教材规范管理。

一是统筹为主,统分结合。明确管理主体责任,坚持“谁编写谁负责”“谁选用谁负责”。分级分类确定国家、地方、学校的管理职责,处理好“统”和“分”的关系,国家层面统筹确定教材管理的原则、标准和程序,指导地方、学校、编写出版单位及专家学者积极参与、各尽其责,共同管好用好教材。

二是全面覆盖,分类施策。教材管理办法覆盖大中小学各学段,覆盖普通教育、职业教育,包括选用境外教材,覆盖规划、编、审、用、督各环节,按学段、分类别制定措施,增强了系统性和针对性,力求实现管理的科学化、精准化。

三是管建结合,激发活力。教材管理办法直面教材建设的问题和挑战,健全体制,补齐短板,强化督促检查。同时处理好“严”与“活”的关系,加强激励保障,激发建设活力,切实提升教材质量。

4.问:为什么要制定四个教材管理办法,而不是一个管理办法?

答:四个领域的教材管理既有共同点,也有不同要求。

四个办法的指导思想和体例结构基本一致,重点解决各级各类教材谁来管、管什么、怎么管的问题。一是明确管理职责,规定各级教育部门和学校的相应职责任务;二是突出政治方向和价值导向,在教材编审用各环节都加强政治把关;三是细化标准和程序,规定“凡编必审”“凡选必审”;四是健全激励保障措施,明确监督检查责任和问责情形。

大中小学各类教材差异性大,特色明显,需要重点解决的问题和采取的措施各有不同。如中小学教材国家事权的特点更加鲜明,办法着重强调“统”和“细”,维护教材的严肃性和权威性,提高管理办法的可操作性。职业院校教材办法充分体现种类多、编写主体多元、实用性强、内容更新快等特点,强化全流程产教融合、校企合作。高校教材重点是要处理好规范管理和学术创新的关系,强调高校的主体责任。境外教材选用办法立足既要扩大开放、积极借鉴人类优秀文明成果,又要严格把关,坚持“按需选用、为我所用”。

5.问:与2001年印发的《中小学教材编写审定暂行办法》相比,《中小学教材管理办法》有哪些新举措?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