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教师教育体系重构的应然逻辑与实践路向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1月06日14:20:41 云南教育网 168

李瑾瑜,西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教育学博士,主要从事课程与教学论、农村教育、教师教育研究。

本文来源于《教师发展研究》2019年第4期,1-17页。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致谢:北京教育学院原院长李方教授为本次专访做了重要的策划和协调工作,特致感谢!

摘 要:教师教育体系是教师教育的诸多因素依照自身的秩序和内在联系组合而成的整体,即由教师教育诸多的点、线、面构成的整体。因此,教师教育体系有其明显的复杂性。我国教师教育体系的重建,既是一个制度和政策问题,也是一个理论与实践问题。适应新时代要求的开放、灵活、协同的教师教育体系建构,既蕴含着富有理论内涵的应然逻辑,需要在学理上认识和厘清诸多问题,也有其具体运行的实然逻辑,需要在实践上寻求有效策略。我国建立以师范院校为主体、高水平综合大学参与、教师发展机构为纽带、优质中小学为实践基地的开放、协同、联动的现代教师教育体系,是我们的国情,也是“中国特色”与“中国经验”。教师教育体系建构过程中出现的主要问题需要理性地认识。作为教师教育体系主体的师范院校,更要认识到教师教育是自身的责任和使命,而不只是特色与旗帜。高水平综合大学需要借助于自身的学科优势有效参与教师教育。由于教师教育是国家的事业和政府的责任,教师教育体系重建必须要有强有力的政策与制度保障。

关键词:师范教育;教师教育;教师教育体系;开放灵活

教师教育体系是整个教师教育事业的骨干支撑,也是教师教育事业发展的基本依靠。我国教师教育的发展,得益于自身有一个相对独立完备的体系。这个体系又经历了具有时代特征和内在特质的变化与演进过程。面对基础教育的转型发展和教师队伍建设的新要求与新需求,重建适应新时代发展的教师教育体系,也是教师教育振兴的重大举措。但是,一个开放、完善、顺畅又适应新时代发展的教师教育体系的建构,既蕴含着富有理论内涵的应然逻辑,需要在学理上认识和厘清诸多问题,也有其具体运行的实然逻辑,需要在实践上寻求有效策略。可以说,我国教师教育体系的重建,既是一个制度和政策问题,也是一个理论与实践问题。

管培俊先生曾任教育部师范教育司司长和人事司司长,国家民族事务委员会副部长级专职委员,现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高等教育学会驻会副会长、国家督学、国家教师教育咨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等职,管理学博士。管培俊先生2002—2011年担任教育部师范教育司司长,亲历了我国教师教育的转型变革,主持筹划和推动了许多教育政策的研究和实施,如教师教育改革的顶层设计、教师教育院校体系的梳理架构、师范生公费教育制度、“国培计划”的设计、农村教师“特岗计划”、教师专业标准和教师教育课程标准的研制、教师教育网络联盟、农村教育硕士师资培养计划等;还组织研究创立教师资格考试制度及教师资格定期注册制度并进行试点等;提出动议方案,推动组建教师工作司等。他还主持完成了全国教育科学规划教育部重点课题“新时期教师教育改革与发展战略”(2009),主编《中国教师教育改革与发展报告》(高等教育出版社,2011)、《中国中小学教师发展报告(2010)》(教育科学出版社,2011),出版《中国教师队伍建设研究》(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3)、《高校人事制度改革与教师队伍建设》(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和《中小学教师队伍质量建设研究》(北京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发表了《师范教育,谁来埋单?》(《南方周末》,2007;《新华文摘》,2007)、《关于教师教育改革发展的十个观点》(《光明日报》,2004;《新华文摘》,2004)、《教师队伍建设要坚持十个统筹》(《光明日报》,2009)、《我国教师教育改革开放三十年的历程、成就与基本经验》(《中国高教研究》,2009)等100余篇关于教师教育和高等教育改革发展的文章。2019年7月,教育部成立国家教师教育咨询专家委员会,对重大教师教育政策、重大改革事项、重大项目等进行论证评议,提供咨询意见,提出政策建议。管培俊先生担任国家教师教育咨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继续为我国教师教育改革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2019年9月4日上午,笔者在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就教师教育体系重构的一些重要问题对管培俊先生进行了访谈。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