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课不停学 中小学在线教育互动研究报告发布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4月05日00:15:02 云南教育网 122

  研究主要发现

  本研究通过网络数据实验平台“极术云”于2020年3月8——12日调查了全国2377名中小学教师使用在线教育产品授课的互动形式、互动效果以及使用评价等情况。通过分析发现:

  1、对当前在线教育存在的问题,所调查老师们反映最多的问题是互动不够充分,说明了线上互动的重要性。

  2、在互动方式上,使用最多的是语音和视频连麦,分别有58.1%、53.8%的所调查老师有使用。其他的互动方式特点是:在线测试互动使用最多的是劳动技术课,发送弹幕最多的是生物学科课,发红包最多次数的政治课。发弹幕、发红包次数最多的是5-10年教龄的老师,在线测试互动方法使用最多的是教龄20年以上的老师。

  3、在总体互动指数上,高中老师互动指数最高,信息技术学科的互动指数最高。重点/示范学校教师的互动指数明显高于一般学校,直辖市区教师的互动指数明显高于镇、村。教龄为5-10年的教师互动指数最高。

  4、所调查老师对39个在线教育产品均有使用,超过10%使用率的从高到低依次是:微信、QQ等社交通讯软件,钉钉移动办公平台,国家中小学网络平台,作业帮,腾讯课堂,好未来/学而思,人民教育出版社电子教材。

  5、将39个在线教育产品归为七大类,考察每一个类别产品使用对互动指数的影响。除希沃等平台型使用对互动指数没有影响外,其他六类都有一定程度正向影响。影响最显著的前三位是:以腾讯课堂等学科内容型、微信等社交工具型、作业帮等综合辅导型。

  6、进一步考察教学的互动效果评价发现,互动形式越丰富,老师的评价效果越好。七大类在线教育产品中,只有综合辅导类产品的使用对互动效果有显著的正向影响。这是由于中小学教师会使用这些综合辅导型产品的课程来完善自己的教学设计,也会向学生推荐分享这些产品中的教学内容,教师对这些产品的使用可优化自己教学中的互动行为,实现更好的互动效果。

  一、研究问题与方法

  1、研究背景

  新冠疫情期间,“停课不停学”的要求给线下学校按下暂停键,给在线教育按下快进键。当前,在国家医疗卫生系统经受疫情防控考验的同时,教育领域也正在发生一场全国性的“倒逼式”革命——这场疫情把几乎所有教学任务都逼上了互联网,“不互联无教育”是眼下的真实写照。

  然而,线上互联是否能带来充分互动,让知识真正超越屏幕和时空所限?在线教学之初,频频发生的网课“翻车”现象在成为全网热议的娱乐性话题外,更应带来反思——一张屏幕背后,教师、学生乃至家庭和学校,是否能够以及如何能够调整适应全新的教学场景和模式?

  从面对面、面对黑板到面对屏,从教室空间到网络空间,从传统课堂表达到影音化、网络化表达,从在场交流到在场的缺席……打通在线教育“任督二脉”的关键其实是在线教学中的互动,它既紧密关系用户体验和教学效果,更深刻影响师生的信息化素养——亿万师生正在共同经历一次全球最大的信息素养提升工程,一场全球最大的信息化教学社会实验和开放教育资源运动。

  在教育理念中,互动教学是考察教学质量的一项重要指标,直接关系着课堂教学效果和学生学习热情。互动教学是指动态发展的教与学统一的交互影响和交互活动的过程,通过调节师生关系及其相互作用,形成和谐的师生互动、生生互动、学习个体与教学中介、教学环境的互动,从而达到提高教学效果的目的。

  那么在网络空间,互动教学如何完成?它又会出现哪些新的形式和问题?它的效果如何?北京师范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新媒体传播研究中心课题组从在线教育产品[1]、互动形式和互动效果三方面入手,通过网民调查来分析四个方面问题:

  1、目前中小学教师在线教育的互动形式主要有哪些?存在哪些问题?

  2、目前在线教育产品覆盖率如何?有哪些特征?

  3、在线教育产品对互动指数的影响如何?

  4、在线教育产品和互动指数对互动效果的影响如何?

  [1] 注:本报告中“在线教育”是指通过信息和互联网技术进行教育和学习的方式方法,“在线教育产品”包含社交工具型,通讯工具型,平台服务型,教学具型,公共资源型,学科内容型,综合辅导型七类,后文有具体划分。

  2、测量指标

  1、互动指数。

  本研究列举了七项主要的在线教育互动方式:提问语音连麦、提问视频连线、在线测试、社交媒体交流、小组讨论、发送弹幕和发红包,七项互动方式各计为1分,加总计算后作为“互动指数”。互动指数的含义是指使用互动方式的类型多少。

  2、互动效果。

  通过老师的认知来判断在线教学效果,具体提问:“您对在线教学课程的教学“课堂互动效果”评价如何?,采用五分量表。

  3、在线教育产品。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