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仁县潘家庄镇核桃寨煤矸石堆积自燃 煤烟笼罩山寨变色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1月23日18:52:13 云南教育网 146

原本宁静的小村寨——兴仁县潘家庄镇扯尼姑村核桃寨,近两年来不平静了,开采煤矿,改变了这里,而近年堆积在村庄附近的煤矸石自燃,浓烟飘进了村庄,浓烈呛鼻的烟雾,让村民们感到不适;堆放煤矸石的下游,良田再也无法栽种粮食。

●煤矸石堆自燃村民直喊胸闷头疼

今年11岁的肖德英,每天早上7点,来不及喊上同学,便得匆匆捏着鼻子,快速跑过笼罩着浓烟的村边小道,到了学校才会呼吸到正常的空气。她家在核桃寨村头,离自燃的煤堆最近,往往清早就会被浓浓呛鼻的烟味引起阵阵咳嗽。她妈妈刘时美说:“孩子最近这段时间经常喊胸口闷,嘴巴干,喉咙痒。其实不光是孩子,我也一样。”

引起村民们不适的是离村子约百米的一个煤矸石堆场,这个煤矸石堆场像个小山丘,自燃冒出青烟随风飘散。

村民在废弃煤矸石堆上捡煤块

村民在废弃煤矸石堆上捡煤块

记者还没走进这个村子,远远就看见村旁一堆煤堆,冒出浓烟;等走近村子,一股有硫磺味道刺激了记者的鼻子,弄得记者喉咙发痒,在采访中,记者说话便有些变粗和嘶哑。“今天算好的了,要是前几天来,那煤烟就大了,头天晚上煤矿淋了一个晚上的水,大多数烟被浇熄了,但在浇水时的那个臭鸡蛋味更重。”

煤矿每年给每家6吨煤,但不够用的家庭每天都有人要到煤矸石堆上捡可烧的煤块。这个煤矸石堆离村子大约百米左右,白天的风向对村子影响不大,但到晚上转了风向,整个村子便被煤烟笼罩。

在自燃的煤矸石下游,流淌着黄色的水,将田土染成了黄色

在自燃的煤矸石下游,流淌着黄色的水,将田土染成了黄色

胸闷、咳嗽、喉咙痒、头疼、干呕、恶心、嘴唇干是村里人说得最多的感觉。“我们到镇上卫生室不方便,所以还没有去检查身体,也不知道这样的环境是不是对身体有害。”

●清澈山泉变成了铁锈色

“10多年前,你要是口渴了,可以直接喝村里的泉水,可有了煤矿后,泉水断了,得到几里外去挑水,前两年镇里给煤矿安水管时,才给村子里安了水管。”不过现在堆放煤矸石的场子下,田地已经荒芜,煤堆流淌出来的水,将下面的田地染成了铁锈色,田地上面还有一层黑色的煤灰,山坎上还有些发黄的包谷秆,村民说,这些包谷没有了收成,荒在那里了。

背着捡来煤块的村民

背着捡来煤块的村民

记者走下田地,堡坎已倒塌,村民们说,以前这里都是秧田和稻田,是村里最好的水田之一,自从有了上面的那个煤堆,几年了,这些田已无法再耕种,所以堡坎也没有再修理。

顺着山势,有几处水流从高处的煤堆往下流淌,全是铁锈红色,几个小水凼的颜色更红些,水中的泥土颜色也呈红黄色。

这个被当地人称为小龙井的一弯水田,总面积大约400亩,被煤水污染的有近百亩。山上是满目的灰黄色,一些平常不掉叶的常绿乔木杉树叶变成枯黄也掉了叶。村民肖书忠说:“我家从上个世纪八十年代栽种的杉树已经死了近百棵,有些还在继续枯死。”

本该青绿色的杉树叶,很多变成了黄色

本该青绿色的杉树叶,很多变成了黄色

据了解,这个煤矿大约在2000年左右开采,原是个私营小煤矿,整改后叫菜子田煤矿二矿,整改后的菜子田煤矿在矿与核桃寨之间,2006年后专门建了堆放煤矸石的场子,随着煤矸石越来越多,煤堆也越来越大、越来越高,捂在下面的煤经日晒雨淋,于去年10月开始自燃,今年3月,烟越来越大,煤矿也开始不定期浇水,但越浇水烟越大,始终灭不了。

记者采访时未见到镇政府和煤矿负责人,在后来的电话联系中,煤矿负责人不愿接听。前任镇书记陈朝红对记者说,他已调离该镇,而记者根据他提供的现任书记黄松的电话联系对方,对方称记者打错了。

延伸阅读

煤矸石是采煤过程和洗煤过程中排放的固体废物,是一种在成煤过程中与煤层伴生的一种含碳量较低、比煤坚硬的黑灰色岩石。

煤矸石大量堆放,占用大片土地,影响生态环境。煤矸石淋溶水将污染周围土壤和地下水,且煤矸石中含有一定的可燃物,在适宜的条件下发生自燃,排放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碳氧化物和烟尘等有害气体污染大气环境,煤矸石中的硫化物逸出或浸出会污染大气、农田和水体。也有可能在雨季崩塌,淤塞河流造成灾害。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