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外联出国:中国家长的教育焦虑,大半来自这里......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1月07日16:46:36 云南教育网 126

  有关子女教育,中国家长最绕不开的一个词便是——焦虑。但你知道焦虑是怎么来的吗?千万家长对教育的焦虑本质,究竟是什么?外联出国教育专家给家长们做了如下分析。

  对教育的焦虑 ,其实是对阶层分级的焦虑

  2017年的时候,有记者采访北京的高考状元熊轩昂,当时他说的几句话让全国诸多家长印象深刻:农村孩子越来越难考上好大学。像我这种属于中产阶级家庭的孩子,衣食无忧,家长都是知识分子,出生在北京这种教育资源得天独厚的大城市,从而在学习的时候比外地和农村孩子有捷径。现在的状元都是这种家庭又好又有能力的。我父母是外交官、从小营造一种好的家庭氛围,包括学习习惯、性格培养都是潜移默化的。

  外联出国教育专家表示,为孩子教育而焦虑的家长对社会一些普遍状况通常深有体会:家庭条件好的孩子,教育路径基本就是重点小学--重点中学--重点高中--重点大学;家庭条件一般的,可能在第一步重点小学就跪了。输在起跑线上,普通家庭孩子能靠的只有运气、智商和努力,但即便如此,到了最后机会仍旧越来越少。

  因为富二代、大城市的孩子虽说条件好却还是很拼,而普通家庭孩子即便付出同等努力,也很难出其右。有理论说,现在培养一个家族之“星”,至少要三代人,需要这三代人的不懈努力把握机遇的来临。

  举例来说,一个出生在小县城的普通人,封王拜侯的概率极低。但搬离县城,落户城市,或可为中产阶级。他的儿子,站在中产阶级的基础上,勤奋努力,再有良好的家教,或许可以到资产阶级。他的孙子,站在资产阶级的基础上,勤奋努力,或许可以到达精英阶级。

  对教育的焦虑 ,其实是对升学的焦虑

  北京的王女士是一位上班族妈妈,早晨上班前送孩子去上学,晚上下班后再送孩子到课外班,这是她最寻常的生活节奏。数学语文英语,三门主要课程的校外辅导班,她已经让孩子坚持上了两年。

  中国教育协会数据显示,2016年我国中小学课外辅导行业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参加的学生规模超过1.37亿人次。许多孩子的假期和课余时间都被课外班占满,接送、陪读让家长们下班比上班还累。然而,不少人却不愿放下这份压力,在他们看来,“不愿”更多是因为“不能”。

  从过去的“课业负担”到如今的“课外负担”,一字之差凸显“减负”老难题的新特点。“超纲教学”、“提前教学”和“强化应试”被当成课外提高成绩的杀手锏。“不怕同桌是学霸,就怕学霸放寒假!”网络笑谈也道出了不少焦虑。

  在外联出国咨询的客户中,有一位张女士,她很无奈地表示儿子向自己抱怨课外班太多,连一点玩儿的时间都没了。但她也实在是没办法,按说孩子刚上一年级,小学六年、初中三年,现在来讲中考、高考压力似乎早了些。但客观环境摆在那里,很多鸡血妈妈甚至在幼儿园时就开始做起准备了。如果一开始不加油,回头把孩子扔到汪洋大海里跟千军万马去竞争,这该有多残酷。现在只能自己在能力范围内,陪孩子一起多做点准备,这才是尽了做母亲的义务和责任。

  中国的教育竞争就是这么残酷,一步都不能马虎。家长们的焦虑甚至从幼儿园就开始了,因为如果输在了起跑线上,几乎就等于输掉了进入名校获得最优质教育的机会。

  对教育的焦虑 ,其实是对资源的焦虑

  家长们深知,优秀的教育资源对孩子的未来影响深远。要知道学识影响眼界,眼界决定格局,而格局影响人的一生。

  外联出国教育专家表示,身边人的优秀程度,会影响到自身,这在孩子受教育阶段表现的尤为明显。而名校,无疑是让孩子被“优秀”浸润最佳的容器。而普通家庭想要进入上一个阶层,想要改变人生轨迹,进入名校可能是最有效的途径。

  但普通家庭孩子想要上名校,哪有这么容易,教育资源的不均衡严重禁锢了他们进名校的可能性。

  教育部数据显示:从2012年开始,高考录取率开始逐年下跌!但要知道,在一线城市平均录取率能达到90%。像北京、上海这样的超一线城市,有北京四中、人大附中、复旦附中、上海中学等全国性的知名高校,汇集了最优秀的教师,意味着这里的学生拥有系统的、科学的学习方法。

  但其他地区的绝大多数学校,远没有这样的条件。在优秀教师稀缺的县城,考不上大学的学生甚至超过50%。想要得到好的教育资源,经济尚可的家庭可以选择补习班、网课,找好老师补课。更多的学生,只能在囿于现有的师资条件下,尽人事听天命。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