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尊师重教的大美风尚

文山教育局 2019年12月03日09:29:12 云南教育网 106

广西柳州.JPG

广西柳州特岗教师梁海换(后)和吴忠艳护送孩子们回家。

于漪.jpg

上海新入职教师与全国教书育人楷模于漪老师在“上海市尊师重教纪念碑”前进行交流。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有多少人在儿时,曾立下志向当一名教师?

4年前在江苏南京举办的一次“儿童梦想教育调研分享会”上,在所有梦想职业中,教师获得了最高票。

20年前的小学课堂上,统计梦想当教师的人数时,就连班上最调皮的孩子都高高举起了手。尽管这份梦想可能最终并未成真,但人民教师这份职业的光辉与伟大,却是孩提记忆中,对于职业最初始的认知。

40年前的时代转折点上,处于改革开放浪潮中的教师职业,又当是如何?

站在今天,回顾1978年以来的教育史,被标记出的人与事在无声之文字、有声之影像中跃出,见证了教师的职业地位和待遇逐步提高,教师素养进一步发展,教师队伍建设更是上升到国家战略地位。在40年的教育改革中,经由历史洗练的教师职业真正成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由至暗到光辉,呵护教师职业复苏

自古以来,中国就有尊师重教的传统,但曾经教师这一职业也经历过至暗时刻。由于历史原因,改革开放之初,教师群体的地位在低谷盘桓,得不到社会的重视,1982年突发的“打教师”事件更是暴露出了这一社会问题。

当年4月26日,北京怀柔县(现为怀柔区)3名女教师被几名村民辱骂并围攻殴打。事件经媒体报道后,在全社会掀起了一场关于教师社会地位的思考。

“教师工作到底是不是高尚的职业?”“教师的人身安全得不到保证,谈何落实知识分子政策?”“小学教师对四化建设的意义何在?”一连串的追问叩开了尊师重教政策的大门。

在亲历者后来的回忆中,事件发生后,社会各界对尊师重教的呼声愈发强烈。邓小平同志在看到报道后也指示办公室人员转告北京市委,抓紧处理这一事件。这一指示在当时没有被公开报道,但被传达给了所有有关单位。

随着打人者被抓捕,属于3名女教师的正义得到了伸张,但属于全体教师的正义还在路上。受到打教师事件的触动,教师群体开始更多关注自身的权益。但全面提升教师地位是一个何其复杂的长期问题。设立一个专属于教师的节日,成为不少教师的希望。

已故教育工会原主席方明先生早在1981年就开始积极呼吁恢复教师节;天津南开中学语文教师田家骅也曾在《光明日报》上撰文,提出建立和确定“教师节”的建议;1983年,尊师节的倡议在一些大学校园里兴起,尊师重教促进会、发传单、将建议表达给团中央领导及一些人大代表、政协委员;1984年12月,时任北京师范大学校长的王梓坤拨通了《北京晚报》记者的电话,表达了希望将每年9月设为“尊师重教月”的建议。

而这些呼声也很快得到了回应,1985年1月21日,第六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同意国务院关于建立教师节的议案,决定每年9月10日为教师节。

1985年9月10日,时任国家主席李先念发出了《致全国教师的信》。“祖国社会主义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每一项成就,都渗透着你们的辛勤劳动……尊师重教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文明的重要标志,教师工作应该成为社会上最受人尊敬和最值得羡慕的职业之一。”话语在教师们的胸腔、脑海发出轰鸣,振奋起教师群体的精神。

这次新中国的第一个教师节,也是改革开放以来教师为自己争取权益的第一场改革。北京师范大学4名学生在庆祝大会上打出“教师万岁”的标语,亦成为全社会的心声。

198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明确规定:“全社会应当尊重教师。”“国家保障教师的合法权益,采取措施提高教师的社会地位,改善教师的物质待遇,对优秀教育工作者给予奖励。”同时,国家决定制定中小学教师职称制度,这意味着教师职业的专业性得到法律认可。

1992年,《特级教师评选规定》出台,鼓励广大教师长期从事教育事业,进一步提高中小学教师的社会地位。

1993年10月31日,第八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教师法》,自1994年1月1日起施行。直至今日,我国教师还在沿用这一法律来规范和保障自身权益。

1995年,全国人大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提出全社会应当关心和支持教育事业的发展,全社会应当尊重教师。

法律的完善紧随其后,教师的政治地位和法律地位得到保障,教师职业逐步走向光辉时刻。迈过世纪之交,尊师重教蔚然成风。

   从量变到质变,助力教师队伍素质跃升

2014年教师节,是贵州省遵义市汇川区同济小学教师付胜利职业生涯最难忘的教师节。这段记忆,被她小心翼翼地珍藏在脑海深处。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