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望山乡 点亮求知心灯

文山教育局 2019年12月03日09:27:45 云南教育网 102

守望山乡 点亮求知心灯

守望山乡 点亮求知心灯

守望山乡 点亮求知心灯

守望山乡 点亮求知心灯

守望山乡 点亮求知心灯

守望山乡 点亮求知心灯

为山里娃插上腾飞翅膀

谈起乡村,浮现在人们眼前的往往是一派田园风光——纵横交错的阡陌,鸡犬相闻的邻里,怡然自得的生活。但对于330万名乡村教师来说,几年、十几年、几十年生活、工作在这里,寂寞和清苦也不免浮上心头。

乡村教师是乡村教育的魂,是乡村孩子的引路人和灵魂工程师。9400多万名乡村学子,697万名留守儿童,乡村教育的重担压在乡村教师身上。幸运的是,他们坚守、奉献,“一生只为乡村教育痴”;更幸运的是,他们变被动等待为主动创新,寻求乡村教育发展的资源和机会。

乡村教育因乡村教师燃起希望之光,乡村孩子因乡村教师插上翱翔的翅膀。

一生献给乡村教育

“王校长,愿意调到县教育局来吗?”今年6月,王怀军接到了一个电话,来自湖南省石门县教育局分管人事的副局长陈和平。

“教育局?我不去。”

“雁池乡中心学校呢?”

“我还是继续待在苏市学校吧!”

三亩池小学、水晶小学、苏市学校——从1984年参加工作算起,王怀军在石门这个省级贫困县最偏远的几所乡村学校转来转去,转了整整34年。

2008年暑假,王怀军调任苏市学校校长。秋季开学第一天,她站在校门口迎接学生,却看到孩子们舍近求远去了别的学校。王怀军马不停蹄地走访了附近7个村的村支两委和所有学生家长,找到了学生舍近求远的原因:苏市学校硬件条件差,教师队伍弱。她暗下决心,一定要改变这种面貌。

一个学期结束后,苏市学校在全乡中心校综合评估中获得了3项第一、4项第二的好成绩,学生数量稳定下来。

但落后的设施依然是王怀军的心病。同年年底,机遇来了,石门县新一轮合格学校创建工作全面启动,苏市学校成功立项。

“尽管有300多万元的建设资金,我们仍要开源节流、艰苦创业,尽最大的努力改变学校的落后面貌!”王怀军把算盘打得啪啪响,“开辟菜园,保证学校食堂的蔬菜供给;新建养猪场,每年养几十头生猪,既能提高学生伙食质量,还能创收……”

如今,苏市学校早已改头换面:宽敞明亮的教室里安装了电子白板和教学电脑,图书室、阅览室、多媒体教室、现代化实验室一应俱全,就连学生食堂都有了个好听的名字——粒粒堂。

34年,王怀军的头上青丝变白发,但她教过的1600多名学生很多都走出了大山、走向了世界。这份成就感,是治愈乡村生活寂寞、清苦的良药。

而对于山东省莒南县坊前镇岳河联小教师杨久迎来说,与孩子们相处的点点滴滴,滋润着他对乡村教育不变的痴心。

杨久迎在岳河联小是个奇特的存在。因为他总是放大镜不离手,看书、批改作业时是这样,上课时也要一手执笔、一手拿镜,就像战争年代指挥作战的军队老总——“杨老总”的外号就这样传开了。

1986年刚走上民办教师岗位时,21岁的杨久迎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得拿着放大镜上课。

那时的他精力旺盛、豪情万丈,白天上课,晚上批作业、备课,每天都能熬到很晚。他常年坚持第一个来学校,打扫校园和办公室卫生,烧好热水等待孩子们。放学以后,他会把校园检查一遍,等最后一个人走了,才放心地锁门离开。

32年满负荷工作,他的眼角膜不知充血了多少回,视力渐渐模糊了,但他仍不打算歇一歇,“只要不耽误上课就行”。

“百花园中花似锦,花红要靠育花人”,时至今日,杨久迎依然记得当年民办教师招考时的作文题。32年坚守,“杨老总”正是用青春和汗水抚育了一茬又一茬花朵,践行着当年在作文里立下的誓言。

“我希望学生们都能越飞越高,越来越有出息。我不图他们回报。”杨久迎说,“只要他们记得,在这个遥远的小山村,在岳河联小,还有我这个老师随时等着他们回来看看。”

变被动等待为主动创新

理想的乡村教育应该是什么样的?怎样让乡村孩子和城市孩子一样读好书、上好学?这些问题,身处乡村教育一线的教师们不仅关心,更尝试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做出解答,改变乡村教育的面貌,为乡村教育腾飞添砖加瓦。

作为土生土长的河南兰考人,齐拓宇毕业就回了老家,成为兰考县谷营镇程庄小学的一名乡村教师。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