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举全区域之力托管暑期小学生

文山教育局 2021年07月22日10:42:13 云南教育网 132

长期以来,课后“三点半”现象和暑期“看护难”问题困扰广大家长。日前,教育部召开新闻通气会,深入推进课后服务,支持有条件的地方探索暑期托管。事实上,课后服务与暑期托管非我国教育特有之课题。面对这一世界性难题,不少国家制定出台相关政策,在实践层面积累了较为成熟的经验,可为我们提供一定借鉴。——编者

暑期已至,一些双职工家庭面临“孩子无处去、家长看护难”问题。日前,教育部办公厅印发《关于支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的通知》,引导支持有条件的地方积极探索开展暑期托管服务工作,帮助学生度过一个安全、快乐、有意义的假期。

与我国一水之隔的日本,托管政策探索起步较早。2007年起,日本便通过推广落实“放学后儿童计划”,逐步建立起一套小学生课后+假期的托管服务机制,而暑期托管就是日本课后教育服务的一种延伸和升级,意在为小学生提供安全安心的生活场所、健康充实的学习和体验场所,增强学生社会性交往。在推进过程中,日本暑期托管以国家政策为指南,由当地政府主导,形成了举全区域之力的协同发展模式。

政策制定:计划内容根据社会发展调整

在日本,涉及暑期托管的政策法规包括了“放学后儿童计划(2007—2014年)”“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2014—2018年)”以及“新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2018年9月至今)”,这些政策会根据社会发展变化作出调整。

近年来,日本暑期托管工作循序渐进、逐步完善,聚焦充足数量的服务提供,强调一体化开展文部科学省掌管的“放学后儿童教室”与厚生劳动省掌管的“放学后儿童俱乐部”。“放学后儿童教室”以全体小学生为对象,开设安心安全的学习与体验场所,地方居民参与其中;“放学后儿童俱乐部”则面向双职工家庭等留守小学生提供游戏和生活场所,助力学生健康成长。两项事业活动均在日本的学校、儿童馆、公民馆等公办场所内开展。

日本小学生在暑假期间可根据当地政府托管服务的实际情况,报名参加“放学后儿童教室”或“放学后儿童俱乐部”。暑期托管的活动内容大致可分为三个类别:一是学习支援,包括预习、复习、补充学习、运用信息通信技术的学习活动等;二是体验项目,包括实验、工艺实践、英语会话、文化与艺术鉴赏、区域探险、农田劳动等;三是体育活动,包括棒球、足球、羽毛球、乒乓球等。

数量供给:学生拥有充分参与机会

供给充足是日本推进暑期托管服务的优先议题。根据日本文部科学省和厚生劳动省发布的相关数据,“放学后儿童教室”与“放学后儿童俱乐部”的数量在逐年增加。截至2018年11月,日本“放学后儿童教室”的总数为18749个,开展这一事业的市町村总数高达1171个。截至2017年5月,日本共有“放学后儿童俱乐部”24573个,俱乐部根据一定的学生规模分组开展活动,而这种分组进行活动的小组总数为30003组,参与活动的小学生总数为1171162人。2018年9月,日本文部科学省联合厚生劳动省出台“新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目标在2023年内在所有的小学校区一体化或协同开展“放学后儿童教室”和“放学后儿童俱乐部”,并且要将在同一所小学内一体化开展两项活动的数量从2018年末的4913处提升至2023年的1万处。

通过强力推动,日本政府进一步增加课后和假期托管事业数量,力争让有意愿的小学生都能在暑期拥有充实的学习、游戏和生活场所。

师资构成:专业高素质人员志愿支援

日本政府规定公立学校教师作为公务员无须参与暑期托管,并要求各地政府根据当地情况招募托管教师。其中,“放学后儿童教室”的师资不论资历资格,主要由当地的社会志愿者担任,这些志愿者以大学生、退休教师、非营利性组织的相关人员为主,由地方政府为其提供少量的工资报酬。“放学后儿童俱乐部”则由符合厚生劳动省相应规定的“支援人员(专职)”担任并由政府负责其薪资待遇。厚生劳动省设定9项基准资格条件,满足其中任意一项即可胜任“支援人员”,这些资格条件包括保育专员、社会福利专员、高中或同等学历毕业并从事儿童福利工作两年以上人员、具备幼儿园及中小学教师资格证人员,以及在国内外大学完成社会福利、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艺术或体育专业课程的人士等。

日本厚生劳动省发布的2018年数据显示,放学后儿童支援人员中具备保育员资格、教师资格或高中毕业后两年以上工作资历的人员约占据总体的87%。具备相应学历、理论素养和保教实践经历的高素质人才,为学生在暑期托管中学有所获、提升综合素养、深化人际交往等提供了坚实保障。

质量保障:定期研修培训提高服务水平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