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后原则上不要求师生戴口罩”引热议,云南省教育厅回应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4月07日12:33:14 云南教育网 120

开学后,中小学学生要不要戴口罩?这个问题在云南昆明的家长圈内引起热议。
“紧急情况和必须佩戴口罩的工种外,原则上不要求师生在校园内戴口罩。”3月17日,云南省召开的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和校园疫情防控工作视频会议上,省教育厅厅长周荣的这句话,后半句成为当地各大媒体的标题,也成为昆明的家长们热议的源头。
家长们担心,如果不提倡戴口罩,在疫情远未结束之情况下如何保障师生的安全?此外,按教育厅相关文件要求,作为返校依据的学生健康风险等级评估全凭家长的自觉来申报,如果有隐瞒不报不自觉的家长呢?
“家长的担心很正常,也是可以理解的,但领导的讲话没有错,并不是领导个人信口开河,是在会议上反复研究决定的结果。”3月18日,澎湃新闻致电云南省教育厅,一宣传部工作人员向澎湃新闻()表示,新闻媒体没有完整地报道,学校跟家长也可能没有有效的沟通,此项决策是基于疫情形势持续向好、稳定的前提,进入校园的人员无论是何身份一律都必须是低风险等级的健康人员,在此情况下可以不戴口罩。

云南省教育厅下发的《关于做好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准备工作的通知》。

云南省教育厅下发的《关于做好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准备工作的通知》。


“原则上不要求戴口罩”引争议
3月11日,云南省教育厅下发了《关于做好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准备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明确了各阶段的开学时间。
《通知》要求,3月16日,符合条件的教职员工返校返岗做准备工作;3月23日,高三和初三年级开学;3月30日,中小学其他年级开学;高等、中职院校按有关要求“一校一策”有序开学;高等学校开学后一周左右,幼儿园、特教学校开学。具体开学时间将分批单独通知,各地各校未接到通知前,不得自行开学。
同时,《通知》要求,师生员工及家长落实个体责任,按照健康风险判定标准,列入高风险、中风险人员暂不返校,配合有关部门做好检测、隔离等工作。
该《通知》的附件显示,云南省根据师生员工新冠肺炎感染情况、假期旅居史、目前健康状况等判定其感染风险,将师生员工划分为三类风险人群。其中,曾经的确诊病例、疑似病例、无症状感染者,及过去14天内前述情况的密切接触者,过去14天有湖北旅居史或韩国、伊朗等境外重点国家地区旅居史的师生员工均属于高风险人群;有发热和干咳、气促等呼吸道症状等师生员工为中风险人群;除此,是低风险人群。《通知》明确要求只有低风险的人群方可返校。
“紧急情况和必须佩戴口罩的工种外,原则上不要求师生在校园内戴口罩。”3月17日,在云南省召开2020年春季学期开学和校园疫情防控工作的视频会议上,省教育厅厅长周荣的这番话一石激起千层浪。
微博实名认证用户@摄影师-陈晨发文建议昆明地区延时开学,提出若不戴口罩,谁能保证体温监测有用?中午用餐如何实行分餐制?怎能保证所有家长14天内没有疫情重地区的旅居史?
昆明市民周慧(化名)担心,原则上不戴口罩,到基层落实就变成不用戴口罩,且小学生没有自制力,自家孩子看着周围有人不戴口罩自己也会摘掉口罩,“关键是怎么保证进入校园的都是低风险人员?研判风险等级的基础是靠家长的自我申报,其他家长最担心的就是这点,万一有谎报呢?”
“如果必须要戴口罩,口罩怎么解决?让家长自行解决对家长来说是很大的负担,让学校来解决,学校又无力自掏腰包。”3月18日,云南省教育厅宣传部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称,他们已注意到网上关于此事的争议。
该工作人员表示,目前教育部也没有发文要求开学后师生必须佩戴口罩,云南该项决策是根据疫情的形势变化,反复研究的结果,“不是领导个人信口开河。”该工作人员称,在疫情形势持续向好、稳定、进入校园的人员必须是低风险人群的几个前提下,“不强制戴口罩,可以不戴,戴也不反对。”
3月18日,国家卫健委印发了《公众科学戴口罩指引》,指出普通公众无聚集、通风好可不戴口罩,但是在监狱、养老院、福利院、精神卫生医疗机构,以及学校的教室、工地宿舍等人员密集场所,在中、低风险地区,建议日常应随身备用口罩(一次性使用医用口罩或医用外科口罩那),在人员聚集或与其他人近距离接触(小于等于1米)时戴口罩。
家长填报学生健康风险等级
昆明市民李治(化名)也坚持要自己的孩子戴口罩,他觉得自己的孩子戴口罩,但有其他孩子不戴口罩的话,“作用可想而知,在期盼开学与平安的权重上,我肯定倾向后者。”
李治称,他的孩子小学二年级,就读的小学有3000多名学生,目前在全社会都抓疫情防控的背景下,校园也不能保证是“净土”,教职员工和学生都是社会的一分子,在外来输入病例问题未有效解决前,开学也必须得做好防护,“不能把风险等级的评判,基于靠家长自觉的申报。”
李治提供的一份学生健康风险等级排查表(每日)显示,该排查表需由家长选择填写孩子的体温、自行选择研判高中低三个风险标准、孩子的健康状况等信息。
另一份昆明市五华区某小学的健康风险判定义务告家长书显示,从2020年3月17日起,学生法定监护人务必每天12:00以前在钉钉软件中如实填写《学生健康风险登记排查表》,法定监护人如瞒报、漏报、迟报造成的一切后果由学生监护人自行承担。
根据云南省教育厅发布的上述通知,各级各类学校要落实防控主体责任,学校党政负责人为疫情防控工作第一责任人,明确要求严格落实“人盯人”措施,建立学校、年级(院系)、班级、三级网络防控工作体系,对师生员工开学前14天健康状况和旅居情况进行全面排查,逐一进行风险判定,做好人员分类管理,建立风险评估档案,并将其作为返校的评判依据。通过“云南教育云”平台,按要求上报高风险、中风险人员有关信息。
澎湃新闻此前在昆明的社区医院发现,有家长前往社区医院开具健康证明,作为孩子入学的凭证,而社区医院开具健康证明的条件是需孩子连续14天的体温测量记录。
不过,李治称,他的孩子于3月31日开学,目前还未接到学校通知需开具健康证明。
“把疫情堵在校门外,党政部门、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师生及家长,每一个都有自己的责任,只有低风险的人群方可返校,可能存在学校跟家长没有有效沟通的情况。”上述教育厅宣传部工作人员强调,除了家长自行申报风险等级,学校在体温监测、消毒、考勤等方面也有严格措施,而且每一阶段开学前教育厅都会发通知,“疫情的形势谁也不好说,是根据疫情形势的变化,政策也会适当的变化调整,之前云南的疫情明明都清零稳定了,但谁会想到又有输入性病例呢?”

(本文来自澎湃新闻,更多原创资讯请下载“澎湃新闻”APP)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