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SCI至上”,要从质量与分类评价入手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4月08日12:53:12 云南教育网 154

  近期多部委先后印发了《关于破除科技评价中“唯论文”不良导向的若干措施(试行)》《关于规范高等学校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 树立正确评价导向的若干意见》等政策文件,要求破除“唯论文”、论文“SCI至上”的顽瘴痼疾,探索建立科学的评价体系,营造高校、科研院所良好的创新环境,加快提升教育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SCI论文主要作为自然科学、生物、医学、农业、工程技术等众多基础科学领域论文发表的主阵地,是当今公认度最高的科技文件检索工具。其制度设计的初衷是帮助科技人员快速获取需要的文献信息,同时通过论文的被引用频次等的统计索引功能,对学术期刊和科研成果进行多方位的评价研究,并以此载体为依据,实现对科研产出的学术性评判。上世纪80年代由南京大学率先引入后,SCI主要作为科技论文质量的筛选工具加以使用,并逐步转变为评价高校院所、科研人员工作成效与学术能力的硬性指标。

  近年来,SCI定量成为人才评价、学科评估、资源配置、绩效考核等的“通用指标”,一方面,执行方便、简单易行,且可以规避行政命令和人情因素等非学术干扰,一定程度上刺激广大科研工作者投身科研,提高了高校院所的国际知名度;另一方面,“SCI至上”风气严重制约了学者多样化研究能力与贡献发挥,一刀切地使用统一标准对个体进行学术评价,造成评价片面、失当。就具体评价行为而言,SCI指标使用上的异化、扭曲、粗放,也客观误导了论文的发表:人为制造他引、过度追逐学术热点、不同领域“严重偏科”。许多论文粗制滥造,为发而发;而优秀论文如沧海遗珠,引而不索,导而难得。客观上造成了学术价值迷失,滋生学术浮躁,产生诸多不良后果。

  “SCI至上”的价值导向,一方面不利于科研人才的全面培养,不利于高质量科研成果持续产出;另一方面也反映出当前学术管理水平不高、科研评价手段简单粗放,与高等教育内涵式发展的要求不相适应。因此必须对科研评价体系进行再认识和全面革新,对科研文章评价方式进行打破和重塑,设计更加科学精细且管理成本可控的评价指标,实行指标体系的综合治理。笔者提出以下几点建议。

  一、重视高质量SCI论文的主导作用,坚持科研活动高质量导向

  多位专家曾撰文领学,明确教育部、科技部发文是要“规范”SCI论文相关指标使用,而非“打倒”SCI的索引评价功能,更不是反对发表论文。笔者认为,这一要求的根本目的是将论文发表从过去“无”(或“少”)向“有”的要求,转变为现在的“有”向未来的“高质量”校准。

  SCI期刊作为目前科学成熟的科研指标具有暂时无法替代的优劣可甄选性与研究对比的易操作性,科研工作者应客观看待并使用好SCI指标,减少各类科研评价中的“数数现象”。具体来说,应该鼓励高质量SCI论文发表,在科研产出绩效考核评价中,注意发挥高水平SCI论文的主导作用,赋予不同级别的SCI期刊不同权重,同时适当拉大不同级别SCI论文的评价级差,变“唯SCI”为高质量导向。

  其次,SCI的指标异化一定程度上还和传统SCI评价指标使用僵化、片面化有关。可参考统计学相关理论方法,引入文献计量学等指标,加入更能全面反映学者论文质量总体情况的衍生指数,如h指数、g指数、特征因子、论文影响分值等。同时在使用时,应当重视不同文章间各项衍生指数的相对值,明确不同学科领域不同的学术趋向,基于一致性原则对论文进行评估,引导、激励高水平论文创作、发表。

  二、强化分类评价的基本原则,设计创新成果分类体系

  习近平总书记在两院院士大会上强调:“要改革科技评价制度,建立以科技创新质量、贡献、绩效为导向的分类评价体系,正确评价科技创新成果的科学价值、技术价值、经济价值、社会价值、文化价值。”近年来,分类评价导向已经深入人心,根据不同特点对评价对象采用各有侧重的评价标准,是各高校进行科技评价过程的普遍遵循。在进行科研成果评价、特别是论文评价时,亦应遵循分类评价的基本原则。

  1.坚持不同学科采取不同的学术论文评价原则。明确自然科学、人文社科、医学、文化艺术等不同学科的不同特质,解决不同领域学术水平“一刀切”的弊端。“SCI至上”导致的泛SCI化也影响到了其它学科,以社会科学领域为例,出现了“唯SSCI”“唯CSSCI”的不良倾向。盲目跟进、效仿西方研究方法和研究潮流,社科研究规律得不到必要的尊重,我国高水平期刊建设也受到一定影响。因此,不同学科应坚持不同的评价原则,通过分类分层明确自然科学、哲学社会科学、医疗卫生和文化艺术、工程技术应用示范等重点不同领域学术评价的核心要素,分类构建体现不同学科领域的学术评价机制。重视不同学科评价的差异化需求,使不同领域、不同形态的学术成果都能获得“最高的学术表达”。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