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制度为教师减负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1月25日12:05:49 云南教育网 98

  2019年,基层减负年。岁末年底,我们也迎来了教育减负的“重磅”新闻。日前,中办、国办印发《关于减轻中小学教师负担进一步营造教育教学良好环境的若干意见》(下称《意见》),要求各地区各部门结合实际认真贯彻落实。

  不仅学生要“减负”,广大中小学教师,同样背负众多不合理的工作负担。教育部调研小组发现,中小学教师周平均工作时间约为60小时,是法定工作时间的1.5倍。

  只有让教师从各种“表哥”“表叔”中解脱出来,从繁杂的事务性工作中解脱出来,才能“轻装上阵”。

  中小学教师之负,为何减?减什么?怎么减?本期议事厅邀请教育领域权威人士,以及新华社记者采访一线教师,同时征集了热心网友的留言,为减负措施真正落实提供参考。

  落实好才是真的好

  受访者:王晓、李佳、海鑫 (宁夏 小学教师)

  岁末将至,不少教师在总结本学期工作之余,也对新的一年、新的学期充满期待。

  《意见》的出台,不少中小学教师表示,很多措施都说到了心坎里。有了减负文件做“靠山”的新学期,三位年轻老师表达了他们的新期待。

  将好文件落实好。

  2020年,将是27岁的王晓从教的第五个年头。“《意见》说得很好,但落实好才是真的好。”王晓说,读大学时他觉得教师的工作就是把课教好,但工作后发现,要用不少精力来对接上级检查,因为厅、市、区三级部门,每年来检查一次就至少是三次,何况很多时候都不止一次,不少检查都要准备材料,此外还有文明城市创建等工作需要参与。

  王晓说,《意见》提出要减少督查检查评比考核事项,他期待能看到地方出台更加细化的减负清单,同时希望在落实《意见》时,避免开中小学教师减负大会、要求写会议学习笔记、填负担调查问卷、准备减负督查材料等形式主义举措出现。

  让各类“进校园”频而不烦。

  32岁的李佳在进入教师队伍之前,在一家省级体育协会工作。“现在动辄就提从娃娃抓起,往往是娃娃没抓起,先把老师精力‘抓’住了。”当体育教师的李佳说,现在法律进校园、环保进校园、廉洁文化进校园、非遗进校园、垃圾分类进校园等各种“进校园”占用教师不少精力,这些“进校园”本身无可厚非,关键是其背后往往会有督查检查,甚至要求留痕,有些还影响原有课程安排。

  “既然各类‘进校园’都那么重要,为何不能通过课程设置来确保‘进校园’的内容成为学生课堂学习的内容呢?”她说,希望能对各种“进校园”活动在课堂中进行统筹,同时,最好能对其予以区分并区别对待,让“进校园”频而不烦。

  减负之后更应注重提质。

  一些教师表示,减负政策落实后,教师能腾出更多时间和精力,希望能有更多学习、培训机会。“之前是给学生减负,现在教师负担也日益受到重视,我认为,减负其实对教学质量提出了更高要求。”在一所乡村小学担任校长的海鑫说,希望给予青年教师更多更有针对性的培训,让大家开拓眼界、提升能力。(记者 何晨阳)(受访教师为化名)

  作为教师,觉得太好了,给教师留更多时间用于教育教学本职工作。愿落地!

  ——网友“潇潇”

  任何制度的初衷和结果都在于不折不扣地落实到位,要给予学校老师更多自主权,有健康的制度才有积极向上的干劲,才能切实做好教育。

  ——网友“若夫翛然”

  希望能有说“不”的权利

  受访者:魏涛 (河南新乡 中学语文教师)

  教龄26年的魏涛,是河南一所农村中学的语文教师。说起工作负担,他苦笑:“人家城里老师是教研压力大,我们天天折腾得晕头转向,都不知道在忙啥。”

  不像一些城市学校有教导处、政教处、保卫处,人员各司其职,农村学校什么活儿都靠教师,用魏涛的原话讲,“没有闲人专门做这些事”。校园安全、环境卫生、宿舍和食堂管理……很多工作看着不是多大的活儿,干起来却很占精力。

  魏涛所在的学校,位于两个县城的接壤地带,学生流动性大,日常教学管理就很困难,更不用说政教卫生等问题了。

  魏涛除了当班主任、教一个年级的语文课,还负责学校后勤工作,他最怕的是上面来检查。“检查本来是好事,督促我们更规范,就是手续太多,要求的书面材料多。像安全检查,要查监控,查白班记录、夜巡记录,有照片没文字也不过关。很多工作,不留痕相当于没做,老师有点空就赶紧补材料,忙着到处印‘脚印’。”

  繁琐的各种检查,导致学校的经济压力和人情负担也重。“人家早上8点来、11点走还好点,要是后半晌来了,12点还没结束,那就麻烦了!”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