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大学校长宋永华:中西融合,培养有家国情怀、世界担当的国际化人才

文山教育局 2019年09月03日01:30:44 云南教育网 100

  1964年生于四川巴中,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澳门大学校长。1984年,获原成都科技大学(现四川大学)学士学位,1989年,获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博士学位,1991年受邀赴英国布里斯托大学访学并任教。2004年当选为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成为第一位获此殊荣的留英中国学者。同年任英国布鲁内尔大学副校长,也是在英国进入大学高层管理的第一位华人副校长。2007年,任英国利物浦(Liverpool)大学副校长,兼西交利物浦大学执行校长。2009年回国,先后任清华大学校长助理,中国国家海外高层次人才引进工作专项办公室主任,浙江大学常务副校长等职。

澳门大学校长宋永华:中西融合,培养有家国情怀、世界担当的国际化人才


扫码查看专题

走出大山

读书是唯一改变命运的方式

  陈志文:您的经历非常传奇,16岁上大学,在国内读完博士才出国,是英国皇家工程院第一位华人院士,也是直接进入英国大学高层管理的第一位华人副校长,您创造了很多历史。

  1980年您考入成都科技大学(现四川大学)时,上大学的机会是很珍贵的。能上大学的孩子多多少少受到了一些家庭文化氛围的影响,您当时所处的环境是怎样的?

  宋永华:我出生在四川巴中和平村,是一个不到一万人的山村,原来是不通车的。但我们村子有一点很独特,就是尚学重教的风气很浓厚,被称作“博士村”。自恢复高考到现在,走出来了20多位博士,60多位硕士。那时在大山里,大家觉得唯一能改变命运的方式就是读书。

  陈志文:当地的文化应该特别兴盛。

  宋永华:对,特别兴盛。我们那所乡村小学很重视文化教育,县里面也非常重视。在1978年,为了能早点儿毕业找份工作,很多孩子打算去上中专,但县政府决定让好学生继续读大学,不能上中专。因此,我们那一批学生都到了恩阳中学,分了两个班。现在同学们还经常聚会,其中不乏高校教授、副校长、校长,以及公务员、医生、律师等等。中山大学副校长李善民,哈工大常务副校长韩杰才都是我们当时的同学。

  陈志文:本科阶段对于一个人的成长来说是很重要的,您觉得成都科技大学给了您什么?

  宋永华:对人生来说,本科阶段比研究生阶段重要。因为,那是学生成人的第一个阶段,也是进入社会前的最后一个阶段。我觉得,上不上大学非常重要,上什么样的大学也是有差别的,到研究生阶段就是个人选择了。在成都科技大学,我拥有了以下几方面很重要的能力:

  首先,是独立思考的能力。那时候条件很差,我又来自偏远农村,从山里出发要几十个小时才能到省会,第一顿饭我都不知道去哪里买。这要求我一切事情都要独立,慢慢学会了自己解决问题。

  其次,是自信。从山区到省会,同学们的家庭条件相对来说都比我的要好,在学习及其它方面,我与同学们有些差距。例如,由于高中时没有学习过系统的英语课程,入学时我的英语只有8分,而且有口音,同学们则基本都在60分以上。但一年以后,我的英语水平有了大幅度提升。另外,我后来当选为学生会的学习部长,发现自己也可以组织学生会的活动。这些都给了我很大的自信。

  最后,是扎实的知识基础。那时,我确实是在抓紧一切机会,争分夺秒的发奋读书。

  陈志文:您本科毕业后,紧接着攻读了硕士、博士。

  宋永华:我在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获得了博士学位,然后在清华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后流动站工作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有一次在北京的一场国际会议上我做了一个报告,当时英国布里斯托大学数学学院院长觉得我讲的东西很有意思,就邀请我作为英国皇家学会的访问学者去英国,他是这个国际会议的分会主席。

融入英国

当“主人”而不是“客人”

  陈志文:从中国到英国,后来成为了英国皇家工程院院士,随后又做了英国布鲁内尔大学副校长,您靠的是什么?

  宋永华:一直以来,我认为无论到哪个地方,想要立足并干好事情,首先要真正融入进去,让自己成为其中的一份子,要把自己当成主人,不能当成客人,否则什么都做不好。

  我刚到英国时,他们建议我在英国再读一个博士学位,因为英国当时不认可中国博士,他们都不知道中国可以培养博士。我说,我可以展示自己是否有水平,但不需要再读一个博士学位,他们表示了认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