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近代名校长:梅贻琦与竺可桢的通才教育观一样吗?

文山教育局 2021年05月04日14:37:44 云南教育网 99

追忆近代名校长:梅贻琦与竺可桢的通才教育观一样吗?

2021-03-07 23:53 来源:一读EDU

原标题:追忆近代名校长:梅贻琦与竺可桢的通才教育观一样吗?

全文4324,预计阅读 8分钟

云山苍苍,江水泱泱,先生之风,山高水长。

今天是浙江大学校长竺可桢诞辰131周年纪念日,我们特推送此文,以表感念,同时期冀为新时代大学通识教育提供借鉴与思考。

注:梅贻琦(1889年12月29日—1962年5月19日),字月涵,1931年至1948年任清华大学校长。竺可桢(1890年3月7日—1974年2月7日),字藕舫,1936年至1949年任浙江大学校长。

梅贻琦(左);竺可桢(右)。(来源:“浙大文科”微信公众号)

作者 | 周谷平(浙江大学教育学院教授);张丽(山东管理学院发展规划处副教授)

作为中国近代教育史上著名的大学校长,梅贻琦与竺可桢不仅年龄相近,而且人生经历也有不少相似之处:

一是两人都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染,有着共同的文化根基,具有中国传统知识分子的忧患意识以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人格境界。

二是两人都接受过“欧风美雨”的洗礼,留美经历对梅贻琦、竺可桢都产生了一定影响。

三是两人均为理工科出身,既没有郭秉文、蒋梦麟等人的教育学背景,也没有潘光旦的社会学背景,更没有象蔡元培一样广泛研究哲学、心理学、文学、美学和文化史等。

四是两人都有在颠沛流离中艰苦办学的经历。抗战期间,梅贻琦带领师生与北大、南开合并成“西南联大”;竺可桢则带领浙大师生四迁校址,走完了著名的“文军长征”。

然而,这两位有着不少相似之处的大学校长,他们的通才教育观却有着各自的特色,甚至是一些差异,但这些并没有妨碍二人实现通才教育的目的,反而愈加体现时代高度,立足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渗透着独特的办学理念,对我国当前人才培养具有重要启示

01

对“通才”内涵的理解:

两人各有千秋

对梅贻琦来说,他理想中的通才是一种“全才”式通才,全知全能、广闻博见、深谙万事万物的贯通之理,而不是成为“匠才”,哪怕是高级的“匠才”

在他为清华大学制定的教育方针中,即对学程做出规定,第一年专用于文字之预备及自然科学与社会科学之普通训练,其目的在使学生勿囿于一途,而得旁涉他门,即使第二年选定专修学系从事专门研究之后,他也主张各系规定之课程,不应多加限制,而应多给予学生时间,能与教授商榷,受其人格和学术的熏陶,并修习一些其他科目。

展开全文

对工程系这样的实用学科,梅贻琦同样主张“不贵乎专技之长”,而应以普通训练为主,以便学生无论遇到机械、电理还是土木建筑等各种各样的工程问题时,皆能够有相当的应对。

在对人才培养等现实问题的分析上,他的这种“全才”式的人才倾向更为突出

以他对工业人才的分析为例,他认为,一个人要成为真正的工业人才,至少需要基本科学、工业技术、工业组织三个方面的训练,而目前做到的,只是技术的训练,即专家的养成。

基本科学的训练必须跟进,因为技术的成就也是从理论的成熟中不期而然的产生出来的。对于工业组织方面的训练,梅贻琦尤为看重,因为在工业化生产中,“人事”的因素愈加重要,只有对心理学、社会学、伦理学以及一切的人文科学、文化背景有所了解,才能在组织过程中多合作,少摩擦。

从这些话中看出,梅贻琦所希望培养的人才不但懂科学理论,而且会技术操作,更要具备高超的组织能力

总之,追求全面、贯通、综合是梅贻琦之“通才”观的主要特征

相对于梅贻琦,竺可桢也重视学生知识、能力的全面及贯通,并通过主辅修制度培养跨学科的通才,但这不是他通才观的最鲜明特征。

事实上,竺可桢更希望培养“宏才”式通才,也可以说,是一种领袖人才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