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国栋:双手拼出核心科技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4月06日10:01:07 云南教育网 198

王国栋:双手拼出核心科技

78岁的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国栋,每天的日程仍然排得满满的。

翻开王国栋的日历,2016—2019年,他每年约有1/2的时间奔波于到企业解决技术问题、参加项目论证、出席行业会议、推动钢铁智能化生产技术体系在钢厂落地……

创新的道路坎坷不平,他初心不改,豪情万丈:“我国的钢铁工业要从并行到领跑,必须要在从0到1的研究上下真功夫,抢下被‘卡脖子’的技术山头,做到人无我有,人有我精,人精我强。”

奔腾的钢花日夜飞溅,他激情燃烧,奋斗不止:从“超级钢”到“新一代控轧控冷技术”,这位早已功成名就的“钢铁侠”,始终鏖战在钢铁科研一线,对挺起民族钢铁“腰杆子”的强烈使命感,对钢铁工业实现国际领跑的初心,成就了他的“钢铁”人生。

   熔铸在骨子里的钢铁情结

说起与钢铁的渊源,王国栋自言是一种“耳濡目染”。1950年,8岁的王国栋跟随到鞍钢参加工作的父母来到鞍山。新中国成立伊始,百废待兴,鞍山肩负着为国家建设输送“工业食粮”——钢铁和向全国新建的钢铁厂输送技术、人才的重任。

“钢都”的强大气场,潜移默化地影响着王国栋的思想和行动,鞍钢的“大型”“无缝”“七高炉”……是他幼小心灵中一座座巍峨的殿堂。高考后在家人的支持和鼓励下,王国栋毅然填报了东北工学院(现东北大学)钢铁冶金系钢铁压力加工专业,并被顺利录取。

进行一次淬火,重塑一个自我。1968—1978年,王国栋在鞍钢小型厂度过了化茧成蝶的青春岁月。当时的小型厂主,要生产螺纹钢,生产条件最艰苦、劳动强度最大、危险性最高,初来乍到的大学生王国栋,从车间做起,和师傅们一样夹钳、换辊……

在鞍钢这个当时我国最先进的钢铁工业基地实习期间,王国栋跟着师傅操作轰鸣的轧机,随着老师卡量钢材的尺寸,实习的经历,让王国栋对钢铁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看似千篇一律的钢铁轧制过程,若稍加控制,材料的性能就会千差万别。”

初到一线的王国栋把问题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很快,他在生产车间里找到了努力的方向。为了解决周期断面轧机的喂入问题,王国栋主动请缨,连续笔译了多部俄文专著,与3位实践经验丰富的老工人组成技术革新组进行攻关。几经失败,终于研发成功了周期断面轧机的喂入装置,从而使周期断面钢材的成材率得到了保证。

“十年磨一剑”,经过鞍钢小型厂的积累和沉淀,使王国栋能够以更广阔的视角、站在更高的高度来提升中国的轧制技术。1978年,王国栋考取了北京钢铁研究总院压力加工专业的硕士研究生,毕业后,王国栋回到了阔别十多年的母校——东北工学院任教,并在这里尽献芳华。

    让国之重器不再受制于人

在王国栋的话语中,有一个高频词,那就是“领跑者”。通过设备升级和新技术开发,不断提高钢铁生产的质量和效益,实现绿色、低耗钢铁生产,从跟跑、并行,直至让中国成为世界绿色钢铁工艺的全球领跑者,让大国重器不再受制于人,这是王国栋毕生的梦想。

1991年,东北大学轧制技术及连轧自动化国家重点实验室,在王国栋的带领下,相继破解了高端钢板热处理技术、洁净化冶炼、钢铁智能制造技术等多个影响高规格钢材生产的难题,并把研发的多项国际领先的钢材生产新工艺、新设备应用到了钢铁企业中,取得了一个个打破国外垄断的创新成果。

“核心技术是买不来的,必须靠着自己的智慧和双手去拼出一个新天地来!”王国栋曾颇有感慨地说。

国家973计划项目——“新一代钢铁材料重大基础研究”立项后,“铁素体—珠光体钢实现晶粒细化的基础研究”课题落在东北大学王国栋教授科研团队的肩上,任务是通过细化晶粒等手段,开发出原型钢,使现有的200Mpa级别的普碳钢在成分基本不变的条件下,屈服强度提高一倍,并具有良好的塑性和韧性。

思路一变天地阔。与日本等国追求的晶粒极度细化不同,王国栋创新性地提出“晶粒适度细化和复合强化”的学术思想。经过近一年的实验室研究,王国栋与他的科研团队刻苦攻关,破解了提高材料抗拉强度、降低屈强比和在现有轧机上生产超级钢两个难题,采用传统控轧控冷技术,研发出新一代钢铁材料原型钢——超级钢。

这一课题,连创国际竞争的4个第一:第一次在实验室条件下得到了原型钢样品;第一次得到钢铁工业生产的工艺窗口;第一次在工业生产条件下轧制出超级钢;第一次将超级钢应用于汽车制造。这一研究成果,被应用于宝钢、鞍钢、本钢等企业,已批量工业生产超级钢数百万吨。

文山教育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