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红河:“天使妈妈”许跃萍和她的少数民族“儿女们”

文山教育局 2020年01月26日16:50:51 云南教育网 136

在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办公室的墙壁上,有一面备忘录,上面专门写着:“每月,文山学院200元。”写这行字的是医院的一位普通共产党员许跃萍,而文山学院接收这200元生活补助的,是许跃萍从初中资助到大学的一个贫困苗族学子——许跃萍资助的一群非亲非故的困难学生之一。今年,这个苗族贫困学生已经读大学三年级。

还是在2012年新年前夕,红河州苗族学会召开年会,表彰奖励了开远市委书记李存贵等10位关心苗族同胞、为苗族发展作出突出贡献的先进人物,在主席台就坐的红河州人大副主任邓小礼说:“今天表彰的10位同志,是为推动苗族发展、促进民族团结和共同进步作出突出贡献的杰出代表,有9位同志我很熟悉,但是有一位来自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的‘白衣天使’我不太熟悉,尽管如此,我了解到她的事迹后还是很感动,医者父母心,难怪我们州苗族学会的陶金发会长和我们的苗族同胞,把这位‘白衣天使’誉为‘苗族儿女的好妈妈’!”

诚然,“提灯女郎”南丁格尔是白衣天使的化身,她奉献出了自己的时间与爱心,从而改变了整个世界对护士的看法。她告诉世界,个人的力量并不微小,关键看你愿意付出多少。而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主管护师、共产党员许跃萍,提着一盏爱心点亮的灯,不仅仅照亮了她的职业,也把更多的光和热撒向了一群苗族、彝族、哈尼族等因为贫困而面临辍学的孩子,成为这群“少数民族儿女们”心目中可亲可敬的“天使妈妈”。

就在许跃萍受表彰的这天早上,她又将3000元钱送到个旧七中,提前为受资助的贫困学生送去下学期的费用。许跃萍以此表达自己捐资助学的心愿:“莫教桑麻困后人,浮云富贵要知贫。造福岂止为一代,树人何须用百龄。”

梅潭苗寨“探亲记”

2008年的“火把节”,由于连日的阴雨,通往个旧大屯镇梅潭苗族山寨的山路显得有些泥泞,行色匆匆的几个城里人手里提着几包物品往山寨里赶。梅潭村头的一家普通苗族农舍里,主人早早地把庭院和堂屋收拾利落,用大碗盛满馨香飘溢的茶水,主人则站在家门口往远处的山路眺望,等候“亲人”的到来。

“来了,来了!”随着一阵惊喜的叫声,在院子里的人都涌出门来。个旧七中政教处的一位刘老师向农舍的主人介绍:“这是红河州第三人民医院的办公室主任许跃萍。”旋即又指着旁边的人说:“这是她在北京上大学的女儿。”刘老师又向许跃萍介绍“这是杨永平的爸爸,那位是他的妈妈。”杨永平则羞涩地躲在妈妈的身后。杨永平的父亲紧握着许跃萍的手说:“早就听娃娃说过你对他的资助,真不知道怎么感谢你才是。”许跃萍连忙说:“不要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来看待。”进到堂屋后,许跃萍把带来的衣物、学习用品、营养食品交给杨永平和他的家人。杨永平高兴地说:“村子里的人都知道有一位供我读书的天使妈妈!”

原来,2007年的时候,许跃萍偶然听说,个旧七中有的孩子连基本生活都难以维持,尤其是山区的孩子,吃饱肚子都成问题,她当即与个旧七中政教处取得联系,表示愿意尽自己的能力帮助一名品学兼优的孩子完成义务教育。个旧七中政教处的老师经过筛选,把初二(3)班的苗族贫困学生杨永平作为许跃萍的资助对象确定下来。随后,许跃萍赶到个旧七中,把新衣服、鞋袜送到杨永平手中,并每月按时资助其100元生活费,逢年过节还到学校嘘寒问暖。杨永平和家人一直有个心愿,就是要把“天使妈妈”请到家中当面表示感谢,于是出现了许跃萍梅潭苗寨“探亲记”。

在交谈中,得知杨永平在期末考试成绩为全班第5名时,许跃萍兴致勃勃地查看了杨永平的素质教育手册,鼓励他继续努力考高中进而考上大学,通过知识和教育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杨永平羸弱瘦小的身体让许跃萍很是担心,她反复叮嘱说:“初中生正处于长身体时期,要多加强锻炼和注意营养,有什么困难要及时说。”其情殷殷,犹如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杨永平认真倾听,频频点头,表示一定不辜负期望,将用优异的成绩回报关心和资助自己的好心人、回报社会。

2012年金秋,对于许跃萍资助的这个苗族学子,已经注定是收获的季节,他收到了文山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成为新一届的艺术类本科大学生。

文山教育局